錯別

《吹哨子》
 
不知从哪里
小鸟又找出他那个小鸟的哨子
使劲吹了起来
我劝他小点声
我将食指坚在嘴上
“小心朝到临居”
他不听
跑到阳台吹
这下连搂底下也能听到了
我想起小时候
我也有个哨子
满大街留达着也那么
使劲吹
而如今
除了孩子以外
大人们都觉得哨子
朝得慌

主題诗歌作品集,来自牛玉河的【错别】系列。 作者解释说 “错别字写作计划是针对正确和通顺而有意识采取的错误。当正确和通顺成为(必须成为)社会表达共识的时候,错别字写作就是另一种态度,它采取与正确和通顺不同的立场…”。

TYPO is an on-going poem project running by artist Niu Yuhe, China. The typo writing plan is a mistake made consciously for correctness and fluency. When correctness and smoothness become (or must be) a consensus of social expression, typo writing is another attitude chosen by the artist, which takes an oppisite position against the correctness.


自2020年初开始错别字写作,目前整理出47首,错别字写作纯属文字游戏,对于这个游戏,我将严肃对待,认真学习,争取写出更多毫无意义的错别字。

牛玉河,2020

《抽烟史》
 
我在银川
抽兰州
我在北京
抽终南海
宁夏早已不属于甘肃
我在济南
抽将军
我在济南的从前
抽大鸡
我在泰安
不抽泰山
我在泰安的从前
抽金鹿
再往前
我抽那空心而金黄的麦吉
许多年后我决定
不当着孙子面抽雪加

《礼物》

滴水之嗯
当咏泉相抱
你的咏泉
比滴水大
可你的心
只能妆下一滴水

《恶梦》
 
一并汾酒
一呙老北京刷羊肉
两包兰洲
一立从内蒙来的朋友
当晚我做了个梦
梦见艺术史成了一个流浪狗
专叮着人的库当咬
一口便将睾九咬下来吃了
被咬掉睾九的人虽不会死
但也话不成了
梦醒时分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睾九
还在那里
我又摸了一下生活在别处
直廷廷要咬人的样子

《酒史》
 
平生第一次大酉卒
是小学五年级春天
我和常宝爬树番墙
跳进我家院中
然后巧开屋门
两人就着梧桐花
偷喝父亲的酒
如今想来
我认为所有喝酒的人
都在体内流尚着从父亲那里
偷喝的酒

《一个人》
 
有时候
一个人待着
反而更容易走神
一个人要分出两个人
三个人、五个人
映对杯盘和四壁
要和那个两人
三人、五人
坐在月下渴洒
当妻儿来我工作室
当他们琛夜熟睡
我终于坐在了另一盏灯下
却能更专驻于成为一个人

《看马》
 
 
每次看马
我的巴鸡都会硬
在我眼里
所有马都是母马
也有列外
我看战马
看奔跑的马
看被人骑着的马
所有马就都成了公马
不好看

错别字、不通顺、倒插笔画和病句诸如此类的书写和表达,是掷入现实语境修辞里的一个蹩脚。当语言被过分使用从而异化的时候,不得不借用错别字以继续完成常识性表达。另外输入法在被手指驾驭的瞬间也极易生成文字表述上的错别,这已是当下信息文字视觉普遍。除此之外,时代也在被书写过程中,对当事人进行反复纠正和纠错使其进入正确而通顺的生活,无形中人被标准化,变成幸福健康积极乐观等词汇的印刷体式的笔画组件。删除错别字、不通顺、倒插笔画和病句的社会文献,回撤全篇只不过是无趣和不真实的讲演。

“有错别字的诗”是个人写作计划,属于个人行为。错别字写作计划,只针对社会较为主流、被整体性接受并使用的语言和生活句式,不针对个人,个体追求正确和通顺没问题,但所有的人都追求正确和通顺就很可疑。

牛玉河的错别字写作计划,目前仅限于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