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失去联络

作者:荣筱箐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对着镜子说中文
原标题为:如果中美开战,我们失去联络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是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別,都发生在某一个車站、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这是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题记,书里记录的是另一个世纪里另一代人的苦难。可它也可能正在为我们这个世纪,我们这代人开启着下一个章节。

病毒天灾已经让人们被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动弹不得,可病毒本身的破坏力远远比不上它被政治化后带来的人祸。在疫情肆虐中,当今世界两个大国剑拔弩张,查源头、断航线、赶记者、关领馆。按照江湖猛人的习惯,互怼完“你瞅啥” “瞅你咋地”之后就该上“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硬菜了。

按照目前的政治局势,这道硬菜上桌不是没可能,毕竟从11月美国大选的角度看,白宫里目前这位住客前景堪忧,民调大比分落后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否认疫情”、“恢复经济”、“怪罪极左示威者“这些牌都出完了。最后一张王牌就是战争。这张牌,对手如果耍耍太极绕开走也倒无妨,但现在看起来对手已经做出了有来有往以牙还牙的姿势。

当然,这是21世纪的第20个年头,即使战争爆发,我们毕竟还有无孔不入如影随形的互联网,但在谷歌,脸书本来就已经此路不通的情况下,微信已经是连接这里和那里的最后一条路。如果白宫真的有本事在第一修正案的前提下对微信动手,连虚拟世界也就就此割断,一分为二了。

我并不想为微信辩护,这条路上本来也是怪石嶙峋,关卡重重。但我担心那种完全割断的状态。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复,但它往往是押韵的”,如果这些一触即发的事真的发生了,“上了船,就是一生”就是今天和昨天的韵脚。

而那些车站、码头上的普通人就是你我,我们即不是决策者,也没有选择权,只能承受别人的决策和选择带来的后果。不求留名青史,只想苟全性命于乱世的普通人,在世界回归部落化的原始状态之后将会失去的东西,这是我最最担心的。

所以倘若我们真的在乱世中失去了联络,我还是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我想恳求你,也包括我自己,不要放弃对外面世界的好奇。要相信即使你暂时哪儿也去不了,那么大的世界还是那么大;即使世界被搅成了一潭混水,在表面的污浊之下,它仍然有自己的节奏,自己的规律,自己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即使你暂时不能把握这种节奏、规律和标准,也要知道按照目力所能及的范围作出的评判往往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即使你再有雄心壮志,也要知道你不是世界中心,再感慨生活不易,也要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跟你一个人为敌。进入一个你并不熟悉的领域,了解那些你尚未了解的事,认识那些你尚未认识的人,在任何一个世纪都是乏味的生活里最大的乐趣。

我想恳求你,也包括我自己,不要被任何的界线局限了眼界和思维,无论是网络上的圈子,还是现实中的疆域。人都需要有归属感,归属是心定的前提。但如果归属感无限膨胀,在当前的情势下,它可能让你拒绝跟自己小圈子之外的人交流,在固执己见的路上走向极端。在紧张的政治环境下,“归属感”就是成了“阵营”。在个体生命对虚无的天生排斥和对实现自我价值的急迫渴望中,“阵营”往往会催生出横冲直撞的匹夫之勇,凭着一股子蛮力,把地球砸个窟窿。

我想恳求你,也包括我自己,不要为了理念去伤害任何一个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不管他是哪种肤色,哪个国籍。语言作为思想的载体,本身就漏洞百出,言辞表达出来的意图往往与真实的内心相去甚远,以言辞来诛心就跟夜观天象判断那块云彩有雨一样靠不住。相对于政客,普通人没有冠冕堂皇的训练,更加口不择言,更容易祸从口出,也更容易在因此受到的伤害中一蹶不振心灰意冷,如果你不想有朝一日也落到这种境遇,就应该像保护自己一样去保护他们。要相信维护人类之间的共情空间远远比理念之争重要,即使战时也是如此。

我想恳求你,也包括我自己,不要把眼前的状况当作常态,而放弃为迎接一个浴火重生的未来做出准备。不论这个一分为二的世界会有持续多久,都要教会孩子们从多个角度看问题的方法,教会他们对与自己不同的人和观念的包容,让他们明白在个人的成功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价值值得去争取,在意识形态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值得去珍惜。

金庸先生在《射雕侠侣》后记中有句话我深以为然:“郭靖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句话在今日仍有重大的积极意义。但我深信将来国家的界限一定会消灭,那时候‘爱国’、‘抗敌’等等观念就没有多大意义了。然而父母子女兄弟间的亲情、纯真的友谊、爱情、正义感、仁善、勇于助人、为社会献身等等感情与品德,相信今后还是长期的为人们所赞美,这似乎不是任何政治理论、经济制度、社会改革、宗教信仰等所能代替的。”

在此之前,我们可能难免要相忘于江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