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任何美好事物

弗洛伊德在他一篇題為《論無常》(一九一六)的論文中,曾憶起他跟詩人裏爾克一道在白雲石山脈散步的情景。

那是個優美的夏日;鮮花盛開,顏色亮麗的蝴蝶在草地上翩翩起舞。這位精神分析學家很高興來到了戶外(整個星期都陰雨不斷),可是他的同伴走起路來卻垂著頭,眼睛盯著地面,整個遠足自始至終都沈默寡言。

並非裏爾克對身邊的美景視而不見;他只是對世間萬物都是多麽短暫無常無法釋懷。用弗洛伊德的話說,他無法忘記“這所有的美景註定要演滅,冬天一到它就蕩然無存了,就像所有人類的美以及所有人類所創造或可能創造的美一樣。”

弗洛伊德卻很不以為然;對他而言,只要具有愛任何美好事物的能力,不論它有多麽脆弱,都是一種精神健康的證明。不過裏爾克的思維方式,雖說不易達到,卻清楚地表明了美的稍縱即逝、短暫無常對於那些完全獻身於美的人士而言,是多麽心有戚戚、黯然神傷。

—阿兰·德波顿 《幸福的建築》
(Alain de botton –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