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个电影,他非要聊政治,这就很荒诞。

看一个电影,他非要聊政治,这就很荒诞……

人生活在政治环境里,生活在荒诞的环境里,也生活在所谓的文化环境里。有意思的是一个作者把作品做完,把它拿到世界去,那些看到这个作品的人,他受到刺激,表达了他自己,那个表达是对他自己的暴露,跟我没关系。

——中国导演姜文接受香港《明报》访问时,谈及新片《让子弹飞》所引发的政治隐喻的议论。这部电影票房在中国冲破六亿人民币,还掀起了热烈讨论,好些人指电影是中国的缩影,并认为影片向往革命,批评地方官吏巧取豪夺。
查看全文

—————————————–
问:说《让子弹飞》都是关于政治的隐喻。
答:这就很荒诞了。看一个电影,他非要聊政治,这就很荒诞。

问:你完全没有想到吗?
答:我觉得不是这么来说的。人生活在政治环境里,生活在荒诞的环境里,也生活在所谓的文化环境里,我觉得可以这么说,事到如今其实你没必要问我怎么想。有意思的是一个作者把作品做完,把它拿到世界去,那些看到这个作品的人,他受到刺激,表达了他自己,那个表达是对他自己的暴露,跟我没关系。你想,(他指着台面的平板计算机)有人看到这个iPad说,哗,iPad太好喇,或者有人说,其实iPad不就是个大的iPhone,也有人说它是不会掉马桶的iPhone,这有什么意思?不是说这个iPad有什么问题,是他们这几个人不同人的背景,跟他们对事物认识(的不同)。所以就是过去鲁迅所说的那句话,(按:「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个一点都不新鲜。

问:网上也有人说,《让子弹飞》就是现在的《红楼梦》。不同人看都出不一样的东西。
答:其实是每个人不同,它只不过是面镜子,照出了每个人的内心,所以怎么样的解读都无所谓,都有意思。

问:那你读影评吗?
答:很少。没有什么影评,现在那有认真的影评,好像没有。没有人专门很严肃或者很荒诞的做影评,我看都没有。都是找机会发泄一下,我觉得这不是影评,有点廉价,不够尊严。太随便说一句话,别人就会看不起你,觉得这不重要。

问:但是关于《让子弹飞》的评论,很多都是不靠谱的。当这些评论愈来愈多的时候,对你是帮忙还是帮倒忙?
答:我也没看,说实在的。但是我也能感觉到,没有什么变化,每次都一样。那没有别的办法,每个地区,都有这个地区观众的心理,对一个作品的反应。不要说他们看一个作品,他们看一个月亮的想法都不一样。这跟月亮没关系,就是令他触景生情,情还是在他的肚子里的,不是别人

问:你如何从外面去理解观众对你电影的印象?
答:你如果不放心的话,想去理解,你就到戏院去坐一次,坐一个小时就够了。如果你放心,你自己就是一个观众,你问自己喜不喜欢,就够了。

问:你还是不大愿意谈政治?
答:这不是我作为一个电影人要谈的。我们可以将来有一天,(指着酒店外的维港)坐在那个船上谈,不是一个跟电影有关的事。

【问:家明、叶七城】
【答:姜文】
-明报专访via
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