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生活吧,年輕的朋友們

原文發表於 👉 你表姐 微信公眾號 2017-03-21
文/果秋菜 你表姐的好旁友

2017年2月27号晚上6点半,重庆市金巴中学校门口出现一位大学生,我们可以叫他小刘。

4年前,小刘从这里毕业,考上我国北方著名985综合院校,目前处在大学最后一个寒假。回到这里,小刘感到往事随风。

此时此刻,3号教学楼6楼的一间教室里,【吃水不忘挖井人,薪火相传代代亲——重庆市金巴中学2013级1班荣归母校看望恩师 暨2017级1班高考倒计时100天动员大会】正在隆重举行。小刘已经大幅度迟到。

1、时尚脉搏

在来的轻轨上,小刘使用4G网络观看了提前到达的同学们带来的精彩直播——班主任老邓梳理二轮复习重点。

一带一路、民族团结、核心价值观的主要内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到底为什么具有优越性。这时小刘一阵呼吸困难。

注意了,我要强调:小刘的呼吸困难,绝对不是对课程内容抱有异议。绝对不是。当然,也不是对这场盛会感到紧张。尽管今天到场的老同学里他的前女友数量将高达3个。

他也不紧张。他只是有点紧而已。因为今天穿的奶罩太小了。

你不禁产生了困惑。小刘,显然是一位男性,那他为什么要戴奶罩呢?

难道是作者为了冲击奥斯卡,把我们的主角设定成了一位有异装爱好的跨性别者吗?

不是这样的。实际上,小刘不仅戴了一个奶罩,而且还在他的三枪牌棉毛裤里面穿了一条女士内裤、一双网眼丝袜。

这种穿法,不是为了把握时尚脉搏,也不是为了体验女性生活,以便更好地支持女权,而是因为,我们的小刘正在创业。

创业这部分先不展开,稍后我会详谈。

现在,小刘决定先不去教室,在校园里逛一逛,享受属于自己的抒情时刻。他依次路过草坪、小卖部、三合土篮球场、读书亭、逸夫楼、第一食堂、图书馆改造而成的第二食堂、男生宿舍楼下的第三食堂、办公楼、小礼堂、国旗杆、大黄桷树。啊,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似水年华!小刘感慨万千。

走到大操场,小刘看见一名女性站在跑道上抽烟,夜色中身形酷似他的前女友。走近一看,果然是他的前女友。我们可以叫她燕子。

小刘上前寒暄,燕子不讲话,递过来一根万宝路,黑冰爆珠。小刘接过来放进左裤兜,右裤兜掏出一包软玉溪,点了一根,询问楼上情况。

据燕子介绍,盛会正在火热进行中。大家兴致高昂。在老邓的安排下,老同学轮番登场,传授高考经验,讲述大学生活。人多站不下,她就跑下来抽根烟。

目前已经到场的老同学,包括但不限于嘉琪、思雨、佳宇、佳琪、思宇、家雨、家琪、思语、嘉羽、佳琦、丝雨、佳雨、嘉琦、思羽、诗雨、家琦、诗语,以及李朱馨玥和周杨紫涵。

那我也先不上去了,小刘说,上去也分不清。

 

2、末代皇帝

小刘和燕子开始沿跑道散步。以前他们每天晚上都这样散步,跟那些夜跑的、练单杠的、做俯卧撑的、田径队的、遛狗的、背单词的、打起手电筒巡逻的、带着红袖标逮情侣的一起,在大操场走圈圈。现在这些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剩他们两个还在走。

燕子:喊你打牌你都不来,解释一下嘛。

小刘:忙。写毕业论文。

燕子:听说跑山东去了。

小刘:看来比较关注我的动向。

燕子不讲话。

小刘:不止山东。准确地说,是河北邢台任县永福庄、山东宁津县柴胡店镇和陕西礼泉袁家村。搞了一个三地跨省田野调查。论文是一个关于斗蛐蛐的人类学民族志。这个题目,据我所知,从来没人搞过。全世界第一篇。研究成果已经出来了,没给别人讲过。你想听的话,可以给你全球首映一下。

燕子:你想讲就讲嘛。

小刘:简单说,就是斗蛐蛐这个东西,不简单。实际上它是一种关乎成年男性的权力和意志的深层游戏,是狄俄尼索斯精神和唐璜主义在中国北方村落localization之后的一种集体欢腾,在爱欲与死亡这两个向度上具有本体论意义。

燕子不讲话,也不看小刘。

小刘:撒意思,就是说那个罐罐里头,两个虫虫,一条虎头尖翅,一条黑紫红钳,打得你死我活,你以为是两个虫虫在打架?你错了,这只是表象,是幻觉。幻觉背后,真正在搏斗的,是两条熊熊燃烧的男性生命。

燕子:懂了。就是说斗蛐蛐的男的其实是在搞同性恋。

小刘:完全搞错了。这么说吧,《末代皇帝》看过吧。

燕子:在你屋头看的。你还给我煮了碗抄手。

小刘:抄手的事情不展开了。重点说片子。片子最后,记得吧,溥仪,遭打倒了,回到皇宫,把小时候耍的蛐蛐从龙椅底下拿出来了。撒意思?蛐蛐只是个简单的中国符号吗?那为撒子不拍打麻将、不拍吃火锅?

这里面,蛐蛐,跟权力的关系,这种隐喻,你要明白,仔细品一品。所以我经常讲,贝托鲁奇才是真的懂中国。安东尼奥尼根本不行。

燕子:这句有印象。那天吃抄手的时候你就讲过。

小刘没说话。

 

3、大型项目

两人无话,继续走了大半圈,直到被一个中年男胖子叫停。胖子腰间挂一串钥匙,冲过来的时候叮当乱响。

你们好大胆子,课不上,跑到这里来抽烟!胖子语气凶恶,但嗓音亲切,小刘一看,是年级主任老彭,当即递过一根玉溪:以前天天遭你逮,没想到毕了业还要遭你逮,来抽根烟。

老彭认出小刘,哈哈大笑,连说三个没想到,把烟一推:戒了。你们抽你们抽。

小刘:烟都戒了,看来是要准备生二胎了。

老彭:少在这里打胡乱说。回来看老邓?

小刘:主要看你,顺便看老邓。

老彭:你娃,假打。嘴巴甜。怪不得都说你最聪明,是你们这届的才子。

小刘:谈不上。

老彭:我现在都记得,你们班教室左右两面墙,你写的标语。其他班都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有你们班,是「一品脱的汗水可以拯救一加仑的鲜血」。其他班都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只有你们班,是「坚持下去,并不是我们真的足够坚强,而是我们别无选择」。

小刘:都不是我说的。巴顿和丘吉尔说的。

老彭:不简单。我现在都不晓得一品脱是好多,一加仑是好多。

小刘:我也不晓得。

老彭:光有才华不得行哟,要学会把才华变现!要毕业了撒,在搞撒子大型项目嘛?

小刘:在一个公众号实习。

老彭:懂了,新媒体运营。

小刘:谈不上。就是当个小编。

老彭:谦虚了。自媒体时代,我懂,说小了叫主页君,说大了就叫自媒体人。听说有个女的,我南充老乡,也是搞公众号,一条广告68万。她助理,每天也就是帮她取下外卖,一个月5万!不简单。

小刘:听说也不只取外卖,还要取标题。

老彭:反正不简单,世界是你们的。慢慢逛,我还要给地理教研组开会,先走了。

又一阵钥匙响叮当,老彭走远。小刘点烟,火光中看到燕子极力掩饰的偷笑。

小刘:你笑我。

燕子:哪个敢笑才子哟。

小刘:你笑嘛,我不追究了。其他人都在忙撒子大型项目嘛

燕子:老王好像在创业,忙得很,也不来打牌。

小刘:有前途。

燕子:我们现在也不爱喊他了。牌桌子上分分钟跟你谈产品。打机麻,他说机麻没得调性。搓老麻将,他说老麻将缺乏视野。炸金花他说格局不够。斗地主他说体验不佳。那天我们教他打德州扑克,他说嗨呀,这个好耍,上瘾儿,还说基本上已经对这个德扑产生了产品黏性。

小刘:也好,打牌的同时让你们受点教育。寓教于乐。

燕子:你不创业啊。

小刘:创起的。但内容不太好讲。

燕子没有追问。

 

 

4、蒙特利尔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圈,小刘半包玉溪都抽得只剩一根了,于是掏出手机查看楼上情况。微信群聊记录显示,截至目前,大部分同学都已登台亮相,传授学习经验,讲述近期生活、毕业去向、未来规划、感情状况。

场面温馨感人,形同春晚。班长周杨紫涵将现场照片发到朋友圈,配文: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

副班长李朱馨玥火速留言:不愧是班长。腹有诗书气自华,可以参加诗词大会。同学相继点赞,说班长有董卿范儿。

小刘翻完记录,敏锐地注意到,他的另外两位前女友——就叫她们小张和小陈吧——似乎都没有到场。小刘感到不解,但眼前只有一位燕子,作为一名绅士,向一位前女友询问另外两位前女友的情况,无疑是不妥的。

但这怎么难得住我们的主人公小刘?他果断采取迂回战略,逐一打听其他缺席者的情况。

十个回合下来,燕子投降:老娘真的服你了。你把其他人问个遍,就是不问她们两个,等我主动告诉你呀?

小刘:我对她们不感兴趣。

燕子:放你妈的屁。

小刘:真的没兴趣。

燕子:不要装了。你去小卖部给我买瓶水我就告诉你。

小刘:你想讲就讲嘛。

燕子:都不在国内。小张在巴厘岛维持宗教文化的和谐,小陈在斯里兰卡守护生态秩序的稳定。

小刘:懂了,义工旅行。不简单。

燕子:那就说简单点。一个在给寺庙刷围墙,一个在给海龟喂饭。

小刘不讲话,点燃最后一根烟。

燕子:过年之前聚过一回,在江北纯K唱歌。小张说offer差不多都拿到了。

(注:offer就是录取通知书。据我观察,本号部分读者比较土,文化程度不高,很可能不认识这个单词,所以这里要加个中文。这句话记得删掉)

小刘:我在朋友圈看她晒了offer的。

燕子:反正那天,就她讲得最起劲儿,其他人话都插不上。先讲她们波屯如何,又讲她们康村如何。

小刘:撒子意思,屯啊村的。

燕子:就是波士顿和康奈尔。都是黑话,你没出过国,你不懂。比如说加拿大,整个国家都叫加村,澳大利亚全国统称澳村。

小刘:怪不得。经常听她说撒子屯、撒子村的,我还以为她要上山下乡。

燕子:看来常联系嘛。

小刘:没有没有。

燕子不讲话,只抽烟。

小刘:小陈呢?

燕子:她要去加村。

小刘:加村好。天气好,华人多,安全。去加村哪里嘛,多伦多还是蒙特利尔?

燕子:不是,是山西临汾宁乡县抬头镇东庄村下面有个村,叫加村。她去加村小学支教一年。

小刘:比较感动,少年强则国强。支教完了呢?

燕子:就可以保研了。

小刘:懂了。

 

5、金色印象

班长周杨紫涵来电,其他同学马上讲完了,你们两个快点上来。燕子问,我能不能不讲了,实在没得高考经验,王者荣耀经验倒是不少。班长说,不能不讲,一个都不能少,快来,为今天的活动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燕子把最后一根烟掐了,和小刘一起前往教学楼。刚要离开操场,小刘说等一下,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把奶罩解开。

燕子:我没穿。

小刘:不是你的,是我的。我穿了个奶罩,但是太小了,怕等会儿在台上呼吸困难。

燕子:那你转过去嘛。

小刘:稍微解释一下。我这是在体验女性生活。身体力行地感受女性的衣食住行,以便更好地从女性的角度思考问题,用实际行动支持女权。你看嘛,不只穿了奶罩,还有丝袜。

燕子:我又没问你。用不着解释。

燕子把手伸进他的羽绒服、毛衣、衬衣和棉毛衫,解开了那枚黑色蕾丝加厚聚拢型奶罩的背扣。燕子双手冰凉,在小刘的背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停留。

当年小刘有没有这样解开过燕子,燕子此刻有什么感想,这些问题我们无从得知。但此刻小刘的确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一种释放,由胸部扩散到全身。他大口呼吸,闻到了燕子的头发香。

在所有年久失修的路灯下,小刘和燕子并肩而行。他们依次路过大黄桷树、国旗杆、小礼堂、办公楼、男生宿舍楼下的第三食堂、图书馆改造而成的第二食堂、第一食堂、逸夫楼、读书亭、三合土篮球场、小卖部、草坪。以前那些夜晚又回来了,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没有人发出声音,除了记忆。

说吧,记忆!小刘在心中大喊。

终于走到了教学楼前,小刘停下脚步,看着燕子的眼睛,问出了各位读者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等会儿结束了,有什么安排?”

“我男朋友来接我,去金色印象洗脚。九街那一家,”燕子说,“要不要一起?”

小刘想抽烟,但是半包玉溪都抽完了,只有左裤兜里还剩一根万宝路,不想抽了。

 

6、凌波微步

小刘和燕子靠在教室门边。思雨(也可能是思羽,或者诗雨)在讲台上传授经验:作文如何审题,以及为什么要在大二留任学生会公关部副部长。

小刘问燕子有没有想好讲什么。燕子说,无所谓,随便讲,其实这些娃儿根本就不需要听我们讲这些,没必要。你思考一下,我们到这里来,到底是因为他们想听,还是因为我们想讲?

小刘:思路相当辩证。其实我也不晓得跟他们讲撒子。但是有件事情,我突然想单独讲给你听。

燕子:你想讲就讲嘛。

小刘:其实我不是在体验女性生活。我是在创业。但是路子有点歪,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所以刚刚骗了你。

你晓不晓得有一种人,专门喜欢收集女生穿过的内衣、内裤、袜子?刚刚穿过的,热腾腾的那种。

我大学室友就是这种人。他们有好多微信群、QQ群、贴吧、论坛。很多人不惜高价收购。我一看,是个商机,就打入他们内部,说我有货,绝对热腾腾。

但是很明显,我身边并没有少女愿意把内裤脱下来送给我。

我只有亲自上阵了。仔细研究了一下女生的沐浴露、洗发水、身体乳、香水、香薰、香氛、香皂、精油、洗衣液,以及怎么洗澡、怎么出汗。

从网上进货,各种尺码,各种款式。穿几天,脱下来就发货。

我做这个,一方面是为了挣钱,一方面也是为他们服务。这个群体,污名化比较严重,一个个都阴悄悄的。其实没撒子丢人的。曹子建写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放在今天,他也是我的客户。李白越女词,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好好的,为撒子不穿袜子?遭李白脱下来,买走了撒。

这个事情,没跟任何人讲过。但不晓得为撒子,我突然觉得,应该告诉你。只告诉你。全球首映。

燕子你怎么不说话。

是不是觉得我有点恶心?

燕子:讲完没得嘛。

小刘:讲完了。

燕子:生意怎么样嘛。

小刘:还可以。

燕子:那就加油撒。

7、午餐自理

燕子走下讲台,掌声雷动。主要谈了三点:从大一到大四,每一年分别怎样逃课而不挂科、在上海读大学应该怎么吃、王者荣耀的宫本武藏和荆轲该出什么装备。还在黑板上留了个微信号欢迎切磋。

班长周杨紫涵上台介绍,下面有请今天最后一位学长,哇,不得了,我们班的著名才子——小刘学长。大家欢迎!

小刘上台,环顾教室。台下的每张脸,单看好陌生,合起来看好熟悉。左右墙壁两句标语: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班主任老邓坐在第一排,满脸幸福。班长周杨紫涵笑容优雅,有董卿范儿。嘉琪、思雨和佳宇们散布在过道和门口。燕子走到教室后面,背靠在墙上。

小刘不知道讲什么。他突然想起,自己今年22岁了。想起马雅可夫斯基:我的灵魂没有一丝白发,声如炸雷,震撼世界,我来了——挺拔而俊美,二十二岁。

22岁,约翰·列侬遇见保罗·麦卡特尼,苏东坡征服欧阳修,德里克·罗斯拿到最有价值球员。

22岁的小刘,在某公众号当小编,实习工资50/天(午餐自理)。为了写一篇关于斗蛐蛐的论文跑了三个省,但很可能无法通过答辩。在秘密创业,认真研究怎样使自己闻起来像一个女人,购物车里全是奶罩。

22岁的小刘刚刚得知所有前女友都过得很好。老师和同学还记得他是个才子,现在他以这个的身份站在讲台上,看见自己留在教室里的痕迹已灰飞烟灭。

你可能不太相信,但这一刻,22岁的小刘的确感觉到了快乐。

“热爱生活吧!”小刘爬上讲桌。

“年轻的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